您当前位置:主页 > 话题要闻 >分析在NBA选秀预测中被过高评价的高顺位新秀 >
分析在NBA选秀预测中被过高评价的高顺位新秀
话题要闻

分析在NBA选秀预测中被过高评价的高顺位新秀

粉丝数:295+
浏览量:3992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6-19 04:42:26

随着选秀日的临近,和几个月来的分析,从我们的排名中或多或少可以看出我对现有的高顺位新秀的看法。对于这些球员来说,我对他们可能实际获选的顺位会更加谨慎,这值得一些额外的解释和思考。

我们对于每一个球员的担忧都已经在大榜单上得到了回应(我们在5月29日退选截止日后更新此榜单),但是考虑到我们将对一些缺点进行深入研究,这些缺点可能使他们想要证明自己在选秀夜的顺位更加艰难。下面这三位备受瞩目的高顺位新秀,让我和一些NBA球队在推测他们在下一个级别的比赛技巧时会更加谨慎。

德安德烈-亨特,弗吉尼亚大学,大二

分析在NBA选秀预测中被过高评价的高顺位新秀 当我们谈论到如何评估一名球员对NBA的準备程度和他在选秀中应该被选到的具体顺位时,亨特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尤其是考虑到这不是前锋特别多的一届选秀,很容易就能明白为什幺亨特在讨论中被放在选秀榜单的前列。他身材高大、强壮、能防守多个位置、这个赛季三分命中率不错,并且他在决赛的爆髮带领弗吉尼亚赢得了NCAA冠军(他在决赛得到的27分为生涯新高)。关键是要认识到他在十二月将年满22岁,他在大一赛季是红衫球员这一点让他实际上处于大三这个年龄段,并且比预计前十顺位中第二大的球员德克萨斯理工大学球员贾勒特-卡尔弗大了一岁多。亨特比许多他的同龄人在经过三年大学后身体上更加成熟,表面上的準备也更加充分。他理应如此。

在过去的两个赛季里,我亲自对亨特进行了多次评估,并且挑选了过去两年NBA球探们的报告,我不相信他的技能包预示着他发展良好的一面能让他在前十人选中更年轻、技能更加丰富的球员的关键比较中佔据上风。许多有关他的讨论都集中在他场上的表现()。这合乎情理:他的身体素质已经準备好进入NBA了,他可以防守更大的侧翼或是6尺7的更小个前锋,如果需要的话,他能够在三分线外换防并且不失位,而且他展示出了作为一名外线定点射手的进步。但是当你作为在选秀前几顺位做出选择的团队并且试图改变球队的命运时,最安全的选择往往不是最好的选择。最成熟的球员也同样不是最安全的选择。

当然我不视亨特为不好的高顺位新秀,我想要说的是对于亨特的期望可能被夸大了。我认为他是一名类似于米卡尔-布里奇斯或是迈尔斯-布里奇斯这样的前场球员,一位在去年选秀大会上以第十顺位被选中,另一位则是第十二顺位,两位球员都预计会成为有用的角色球员。亨特与这两位球员有共同的缺点:那就是持续进行自主进攻的能力。在他这个年纪,考虑到他在场上运球时明显的僵硬,我认为对他的比赛水平能够提高多少持怀疑态度是合理的。他既不能甩开对手也无法晃开空间。考虑到他在这个年龄的技术水平,以及他作为一名运动员的后期发展阶段,对我来说他的预期变得很清楚,对他的乐观预期是成为一名有用的角色球员,而不是建队基石。

亨特更加依赖于比他的对位球员更高大和更强壮,并且他大多数从三威胁开始发起的进攻都在运球一或两次就可以造成杀伤的位置。相比背筐他更喜欢面框进攻,这在错位进攻中让他佔据优势。他的三分投射能力并不能让人完全信服,他还没有展现出在比赛中能连续投中三分球的自信心。我认为在NBA级别的速度和节奏中他会失去一些身体优势。我担忧他在一些级别比赛中的跳投变化。如果他不能在篮筐附近高效的得分或是不能投进足够多的三分球来拉开空间,你就要开始质疑他的进攻能力到底有多强。他没有任何一种进攻技巧能让他足够自信位列前五顺位。

这并不是说他对一只NBA球队毫无用处。他来自于一只成功的球队,并且能够成为一名有价值的3D球员,很容易能够看出他的无形资产和他的基础身体素质意味着这些。他在防守端的强大作用是可见的,因为他的移动能力出色,能够做好外线防守,并且拥有好用的功能性长臂能够帮助他覆盖防守和进行对抗时避免犯规。但是我担心他作为得分手的发展很快就会陷入停滞,直到变成我们所说的防守专家而不是其他的角色。

今年选秀不都是亨特这样的球员,对于像老鹰这样拥有两个乐透选秀权和像特雷-杨这样的正在成长中的精英级别的投篮製造者来说,他显然是合适的选择。但是如果仅仅因为湖人现在需要赢球,就将他视为湖人队第四顺位的理想选择的话是有错误的。在我看来,他在这一级的位置应该是在第八位左右,减缓他成为球队支柱的压力,同时也不会成为交易筹码。

布兰登-克拉克 冈萨加大学 大三

分析在NBA选秀预测中被过高评价的高顺位新秀

克拉克在本届选秀中有着明显的优缺点,你如何评价这名球员完全取决于他的技能包在NBA赛场上的转化。他没有什幺未知的东西。你可以认为克拉克能够命中跳投,也可以相信他的运动能力能够克服身高和臂展上的不足,或是你都不这样想。他在防守篮筐方面是一个极佳的火锅手,并且在冈萨加大学的一年里能够在油漆区内完成终结,问题是在NBA的环境里这些天赋能够兑现多少?

儘管克拉克被一些人夸张的认为可能是乐透后段的刮彩票选择,但应该特别注意的是,基本每个和我讨论克拉克的NBA球探都认为他这赛季受到了中度到高度的关注。值得一提的是,我个人同样也有这种担忧,这可以追溯到去年12月在教堂山亲眼看到他在场上与北卡对抗的比赛。我觉得,克拉克令人印象极其深刻的统计数据从分析数据的角度为他留下了好印象,但是那些数据并不一定会让一个团队决定是否挑选他,尤其是在首轮前半段的挑选中。儘管克拉克在10到15顺位阶段获选并不是不可能的,并且他一直在为这个阶段的球队安排试训,但是如果他在这个阶段获选,球队将要承担潜在的风险。我不是做出选择的人,但就我个人而言,我会在20顺位后才开始考虑他。

在联合试训上,克拉克的数据为穿鞋身高为2.03米、臂展为2.03米,站立摸高为2.59米。从长度上来看,克拉克有着联合试训所有大个子里最小的手掌(21公分)。宽度方面他也只是平均水準(24公分)。我并没有太过关注这次体测,但是他86公分的垂直弹跳和1.03的最大弹跳是能够预见的。如果你一整季都密切关注他的比赛,那这件事并不是令人特别惊讶的事情,你会明白他是一位有着精英级别的垂直爆发力、天生能够干扰投篮的能力和防守面积大,并且有着侧翼身体条件的内线。我们可以经常看到他做这样的事情以至于我们想要忘掉这些高光水準的表现是不可能的。然而,当你预计克拉克在NBA级别的比赛表现时,这可能是唯一的理性思考他的身体条件能够做出怎样的贡献的方法。我并不担心克拉克防守端的表现,他已经证明了自己能够发挥影响力并且能提供给球队他的各种用途,但是这里的问题是他在进攻端能够扮演怎样的角色。

克拉克的身材限制可能会在一种重要的方式上限制他:那就是他阵地战中得分的能力。他在这个赛季里能保持高效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二次得分和进攻篮板,几乎在他打的每一场比赛里他都是场上年纪最大和最健壮的球员(他将在今年9月年满23岁)。当然,冈萨加大学是在西海岸分区,一个算不上是一个很强的赛区。如果你关注他在对抗比他更高的球员的比赛时,我看过的对阵北卡的比赛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能够用不同的人对他进行消耗的球队都能获得成功。克拉克有一个非常棒的赛季,他同样也在一些比赛中佔据上风。但是有足够的理由去怀疑他究竟能有多少这样简单的技能可以保持下去,尤其是对一个几乎完全是右手终结的球员来说。

对我来说最感到担忧的是他角色的功能性:他能在场上飞奔并且完成终结,但是他可能身材不够大或者技能不够而无法成为一个挡拆威胁,而且你也不能在他受到限制时将球传给他。现在,他只能在面框的情况下进行连续一到两次运球来为自己创造得分机会,而且他总是试着将球换回右手或是在有人防守时投篮。我认为仅是因为投篮方面取得一些小的改进就认为他会转变成为NBA级别的射手不是保险的选择:如果你观看过克拉克单独进行投篮,那就没有很多理由相信他的跳投水準会发生变化。

他改变了投篮姿势,但是仍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他最好的希望是能够投进足够多的底角三分球来扩大他在进攻端的威胁,从本质上来说他可以成为一名空间型四号位。克拉克罚球命中率69%,而且整个赛季仅尝试出手15次三分球。据我所知,大部分NBA球队对此都不乐观。更可能的是由于他的局限性,他只能扮演一个扣将的角色,这很符合他的天赋,但是如果他不能投篮,同样会限制你可以围绕他进行的一些战术。

如果克拉克在选秀夜的顺位有些滑落并且在生涯早期没有技能上的进步,不要感到惊讶,这种情况可能是一种风险投资。如果要用乐透签来冒险选择他,我也不反对。我只是不确定我们能够有多少自信可以假设他未来的样子。

罗密欧-兰福德 印第安纳大学 大一

分析在NBA选秀预测中被过高评价的高顺位新秀 有时,对运动型侧翼的普遍要求会使我们忽略符合这种模型球员的自身问题。他们的前景可以添加上乐观的预测,推测下最差的情况,前景是成长为一个能够充分利用时间并且防守住对位球员的轮换级别球员。对兰福德来说,他可能有更好的情况,他有着成为一名合格的NBA球员的全部硬体和足够的天赋能够做到比这更好。你可以认为他本赛季的一些挣扎表现都归咎于伤病。但最终,在乐透后端或甚至是首轮,都看起来是根据他的预期表现而不是现实预测的选择。

印第安纳有着一个非常尴尬的赛季,兰福德可能会值得怀疑,但是对于一个不擅长跳投的糟糕得分手而言,很难根据他惊人的技能水平落后程度而对用乐透签选择他来做出解释。他将在今年秋天年满20岁,这将让他处于这一级别的高龄球员,也意味着从条件上来讲他去年就已经符合参选的条件。你可以为他的挣扎表现找到合理的借口,但是如果最终你要赌一把兰福德的话,就要看他能不能通过努力训练来赶上进度。

看比赛而论,经过多次观察后很容易对他产生怀疑。他喜欢走右侧突破,用右手会让他成为高于平均水準的终结者。一旦你让他走左边,他更喜欢做出急停跳投或是出手三分,这经常比印第安纳大学预期的得分要少。这是他能够提高的领域,当然也有用一只惯用手在NBA取得成功的球员,但是他的控球能力必须要提高。跳投是更大的问题,他能在全场各个位置投丢篮球,这足够让你不得不质疑他的球感和技术。兰福德的投射有点像是凌乱的弹射,他将球举过头顶后在脸前出手。他当时拇指韧带撕裂,但是我对于他投篮方面的担忧要早于他的这次伤病,这可以追溯到去年全美麦当劳大赛的时候。

当你考虑到兰福德将要面对更高大的锋线球员和更加困难的防守时,他的比赛的整体可预见性让我感到害怕。如果他不能成为接球投篮的威胁点,你可以轻易地迫使他走左路,他不太会是一名能够帮助队友的进攻组织者,他将会陷入到麻烦中。在大学级别的比赛中,他是一名有效的单打球员,但是让他的比赛增加不依赖于用力量压制防守人进行运球是一个很重要的点。同样值得注意的是,特别是对于一个被认为是高于平均水平的运动型侧翼终结者来说,他在转换进攻中的效率低下令人担忧(转换终结命中率仅高于29%的球员)。

归根结底,大的问题是儘管有这些缺点,你仍然希望选择兰福德作为你希望能够在某一时刻带领你的球队得分的人(这没有太多乐观的理由)。如果不能,那幺你希望他能够很好地适应第二进攻手的角色,儘管他有着一段作为外线停球得分的历史,但是作为防守者和传球手的判断力也相对较低。时代在变化,球员们也在发生转变,但是从天赋角度而言,并不总是那幺多。杰森-塔特姆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作为一个在高中和大学级别的高产得分手,当被要求适应其他有天赋的球员时,他本赛季的表现有些挣扎。这并不是说他不会或者不能改进,而仅仅是说他的核心问题或多或少还是出自本身。他不会转变成为像克里斯-米德尔顿那样的得分型前锋。抛开球商而言,如果兰福德在技术上无法完成迅速的成长,那他到底价值几何?在我看来,他是首轮后半段的最佳选择,而不是在乐透中值得优先考虑的人。

文章来源:虎扑社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