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环球移动 >当毒枭成为网路卖家,不止有问必答,还亲切有礼? >
当毒枭成为网路卖家,不止有问必答,还亲切有礼?
环球移动

当毒枭成为网路卖家,不止有问必答,还亲切有礼?

粉丝数:890+
浏览量:9180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7-09 01:55:32

当毒枭成为网路卖家,不止有问必答,还亲切有礼?

透过网路购买毒品似乎对相关人等都很危险。浏览记录会被保留下来,信用卡公司也会警觉这类违法线上付款。然而,诈欺技术已飞跃成长,早已克服障碍,让买卖双方得以掩盖行蹤。首先,演化市场之类的网站隐藏于所谓的暗网,暗网属于网际网路的一部分,却没有被普通的搜寻引擎列入索引,只能用特殊浏览器才能造访,而最受欢迎的软体是「洋葱浏览器」(TOR browser)*5。它使用最初由美国海军研究实验室(US Naval Research Laboratory)研发的技术来执行所谓的「洋葱路由」(onion routing)。这种技俩会让网路流量在伺服器之间互传,像洋葱一样将讯息层层加密,故有此称号。(暗网的地下网站有很有趣的尾码.onion,而不是更常见的.com或.net。)「洋葱路由」能让用户的网路浏览记录无法被人追蹤。假使你是政治异议人士、间谍、调查记者(investigative journalist),甚至是毒贩,这种上网手段确实很方便。

*5TOR 是 The Onion Router(洋葱路由器)的缩写。

再来是付款问题。比特币(Bitcoin)恰好派上用场。比特币是全球最重要的数位货币(digital currency)系统,不依靠中央银行运作,而是仰赖电脑网路在「挖矿」(mining)过程中执行複杂的数学运算来产生新的「硬币」。设立比特币帐户有点麻烦,但并没有特别複杂,而且和洋葱浏览器一样,使用这种货币完全合法。比特币的价值起伏很大:二○一三年初,它的价格不到十五美元,当年十一月底时就飙涨到将近一千美元,然后在二○一四年底跌回到三百美元。但是网路购物者愿意忍受比特币暴涨暴跌,因为这种数位货币如同洋葱浏览器,能让他们隐藏身分。

无法追蹤的浏览方式与匿名付款相互结合,使得网路犯罪市场蓬勃发展。暗网不仅卖毒品,也贩售各种令人生厌的东西。数位公民联盟估计,销售清单中大约三分之二是非法麻醉品。其余三分之一的物品或服务则更加邪恶。较大的暗网通常都不会贩售非法的色情影片与杀人合同,据说有人会在暗网更阴暗的角落偷偷提供暗杀契约。然而,多数地下黑市网站会毫无顾忌地销售武器,从(打架用的)指节铜套(brass knuckles)、手枪到枪械的 3D 列印蓝图。被盗窃的信用卡资讯、伪钞与假身分证也卖得吓吓叫。暗网还卖一些奇奇怪怪、不甚起眼的小东西。我浏览了演化市场的「吸毒用具」(drugs paraphernalia)区块,发现用来吸食冰毒的玻璃菸斗*6(美国製造!!!完全不含铅和添加剂,不像中国製造的垃圾)以及电子包装袋封口机〔製造商展示如何用它在开封的奇多(Cheetos)玉米棒包装袋之内密封一批大麻〕。最奇怪的是,有一家供应商专门针对需要通过药物测试的人,兜售「乾净的合成尿液」(synthetic clean urine)。供应商「包你验尿过关」(CleanU)最务实,贩售名为「掩护阴茎」(ScreenyWeeny)*7的商品,号称是「全世界最好的假阴茎,採用按压即尿的技术。」假阴茎有五种颜色可选,包括「北欧白」(NordicWhite)*8和「拉丁棕」(LatinoBrown)。顾客评价都不错。

*6冰毒燃烧后会发出刺鼻气味,吸毒者会用水烟斗形式的冰壶,利用水来过滤呛人的气味。
*7screen意为藏匿包庇,weenie意为小阴茎。
*8具有北欧日耳曼民族外貌的人,指身材高、黄头髮和蓝眼珠。

这些暗网目前成交了多少毒品交易量?吸毒者年度报告「全球毒品调查」(Global Drug Survey)指出,某些国家的民众已经习惯透过网路购买毒品。这项报告是选择加入(opt-in)的调查,表示全球大约八万名参加最新一轮调查的人无法代表普遍人口。然而,这份报告足以显示,经常吸毒的人逐渐习于上网购买毒品。总体而言,只有十分之一的人说他们曾上网买毒品。美国的比例为百分之十四;英国的比例最高,达到百分之二十二。[2](可见毒品产业类似于合法的零售业:英国人也最爱上网买普通商品。)

即便这些数字也或多或少低估了网路经济扮演的角色,因为有证据指出,暗网的许多客户就是经销商,他们透过这些网站来批量购买商品。许多供应商替大量购买的客户提供折扣,后者购物显然不是为了个人消费。在演化市场网站,名叫「荷兰专家」(DutchMasters)的卖家接受了想购买半公斤以上古柯硷的人询问。如果按公克销售,这幺多的量足以卖到数万美元。针对原先丝绸之路销售商品的一项学术研究估计,该市场大约有五分之一的商品是针对经销商。从价值来看,这类「企业对企业」(business-to-business)交易占了该网站买卖的百分之三十一至百分之四十五之间。[3]倘若如此,即使是从经销商或朋友「离线」(offline)购买毒品的人,也可能买了在供应链早期阶段透过网路交易的毒品。

很难估计网路毒品经济的总价值,尤其因为比特币的币值会巨幅波动。FBI最初估计,营运两年半的丝绸之路促成了十二亿美元的交易额,但后来又下调这项粗略估算:先前估计时,比特币的币值接近高点,但是丝绸之路的多数交易是在比特币币值较低时所进行。FBI根据每笔交易进行时的波动比特币币值来估算,修正后的数字比原先低了许多,只剩二亿美元。全球毒品市场的总值约为三千亿美元,前述数字与其相比,无疑小巫见大巫。然而,仅两年便有这种交易量,实乃非比寻常。反观一九九七年,当时电子湾已经上线两年,即将在股票交易所上市,每年的营业额也只有大约一亿美元。如今,这个交易平台每年大约经手八百亿美元的商品。丝绸之路的暗黑继任者已经壮大不少,若能跟传统网路企业一样以相同的速度成长,可能在十到二十年之间便会分食一大部分的毒品交易。

他们的前景仍然堪忧。丝绸之路已经垮台,表示暗网界的市场仍然无法逃过恢恢法网。只要营运者决定黑吃黑骗钱,包括演化市场的其他暗网也会下线。〔演化市场于二○一五年神祕消失时,人们认为该网站的管理员骗取了大约一千五百万美元的比特币託管金(escrow)。〕暗网都仰赖比特币和洋葱浏览器来运作,各国政府只要禁止这两项服务,便可拆了这些地下网站的台。

目前没有任何禁令迹象。德国财政部已将比特币视为一种货币,表示可以对它徵税。美国的温克沃斯双胞胎(Winklevoss twins)几乎掀起了网际网路热潮(dotcom boom)。这对兄弟曾控告脸书(Facebook)创办人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窃取他们的脸书构想,尔后投资金钱创立比特币交易所。到目前为止,多数民主政府都不愿意取缔洋葱浏览器,因为它虽然会被非法误用,却仍有合法用途。英国的「国会科学与技术办公室」(Parliamentary Offic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便反对禁令,指出民众在二○一一年的「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期间广泛使用洋葱浏览器,西方检举人和祕密记者亦是如此。如果匿名网路市场被视为真正的威胁,或者被更多人用来计画或资助恐怖主义,各国政府的态度可能会改变。然而,试图禁止洋葱浏览器的政府(包括中国)却发现窒碍难行。丝绸之路倒台之后,新的暗网便迅速兴起,表示各国即使联手打击暗网,不久之后也会出现替代浏览器与新的数位货币。网路零售业不会消失,无论贩毒市场或合法经济皆是如此。警察可能不乐见这点。然而,某些已经站稳脚步的毒枭备受网路革命的威胁。这些毒贩相当痛苦,警方只是伤点脑筋,根本不算什幺。

隐藏市场在几个重要层面与开放市场不同。想像一个普通、开放的市场,人们在此买卖合法产品,比如苹果,这是经济学教科书常举的标準商品。有苹果的人会把苹果拿去市场贩售,想买苹果的人会去找这些卖家。买家会看看有什幺货色。如果卖家订价太高,买家就会去别处找货。假使买家出价过低,卖家也会把苹果卖给别人。买卖双方都满意交易条件时,价格就会定下来。这是价格机制的基础,神奇匹配了全球市场经济的供需。

现在来看非法商品(例如毒品)的市场。商品是非法的,必须祕密进行交易。除非法治不彰,开放的非法商品的市场根本不存在,让买家可以比价,卖家能够兜售商品。买家只能透过关係或其他方式从认识的经销商购物。同理,经销商通常只能把商品卖给他们认为愿意付钱且不会举报他们的客户。

由此可知,毒品市场无法高效率运作。消费者可能以每公克二百美元的价格从可靠的经销商买到品质不好的古柯硷,却不知道另有卖家会以一半的价格提供更好的毒品。买方若能充分打进吸毒圈子,最终还是会找到其他卖家。然而,消息要传开,还得花一段时间。如果没有好的联繫人,买家仍将以高价购买劣质毒品。反过来说,经销商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可能有潜在顾客愿意以更高价购买他们的产品,但他们很难找到这些人。卖家愈用力宣传自己高价值和高品质的毒品,愈有可能失风被逮:贩卖非法产品,能打的广告有限。[4]这种结果被称为网络经济(network economy)。玩家不会参与公开市场,只会与属于自身网络的人来往,这些人可能是亲朋好友或以前的狱友。

在这些条件之下,老牌经销商就很稳妥。网络市场有个重要特徵,就是非常有利于现有企业(卖家),因为这些人有时间建构最强大的人际网络。让我们想想多年来一直在同一座城市贩毒的人。他知道向谁批购毒品,手头也有很多客户。他也可能买通了警察,让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再想一个年轻刚起步的毒贩。他发现当地市场缺乏竞争力,毒品被人掺水却卖得很贵。这个小伙子应该很容易打进市场,分食一些客源。然而,进入毒品市场(属于一种网络经济)并非易事。想大量购买毒品,需要有高层的联络人,但很难建立这种管道。以较少的数量出售毒品又得找到第二批且更多的潜在买家。新卖家若没有购买和销售毒品的网络,可能经营不下去(这还没把老牌经销商有可能对侵犯地盘的人不客气这件事考虑进来)。因此,即使现有卖家服务不周且高价卖货,也能在竞争有限的局势中存活。卢.里德必须「等这个男人」,因为他找不到其他卖家;而「这个男人」心中有数,所以老是迟到。

网路毒品交易颠覆了前述情况。上网购物时,要学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不必等待。我浏览了演化市场,匿名注册便能用网站内建的传简讯系统向卖家发送讯息。不到二十五分钟就有人回覆我的问题。每个人都在一到两天之内回覆,语气和善,悉心回答我对于剂量和包装的问题。我故意向一位外号「残酷86」(vicious86)的甲安菸斗卖家提出烦人的问题,问他是否愿意接量身订製菸斗的礼品订单。这个人很客气地回信,说他不接这种订单,并且祝我好运,希望我能找到愿意提供客製服务的卖家。在网路的其他领域,网友在匿名发文时通常会比在现实生活中更无礼,但在毒品交易的世界,网路卖家却比街头毒贩更为友善。

其实,当「这个男人」上网贩毒时,他得精通各种形式的客服。网路毒贩不同于街头卖家,必须明确说明交易条款。如果产品未能到货,多数卖家都会提供某种形式的补偿。有人甚至声称他们卖的是「公平交易」(fair trade)或「非冲突」(conflict free)古柯硷:这种说法过于浮夸,纯属虚构,因为全球的古柯硷供应掌控于一群杀人的卡特尔手中。然而,有趣的是,毒贩正在模仿一般零售商的策略。在匿名环境中,玩家都是坏蛋,所以你可能认为很难去建立信赖关係,但暗网却彷效电子湾来建构「回馈」系统,让玩家得以累积信赖感。买家可以给卖家正面、负面或中性的评价,还可以留言评论。卖家能够查看买方的交易完成数。跟电子湾一样,参与者跟有一连串正面评价的用户交易时会更有信心,也可能避免与记录不多的人进行高额交易。德国的摇头丸销售商「平檐帽」(Snapback)在销售页面声称:「我们要建立忠实的客户群。唯有如此,才能永续经营,买卖双方也才会快乐。」平檐帽表示,如果货物丢失,至少已达成十笔交易的客户可获得百分之三十的退款,或者付半价便可重新出货。顾客若已经达成三十笔交易,则可退款一半。多数卖家都提供类似的交易条款。

能够说服坏蛋相互信任,似乎难以置信,但回馈系统似乎让这群坏蛋产生一种荣誉感。举个最怪异的例子,请看遭窃银行帐户的线上广告。某些毒贩替自己的行径提出伪道德(pseudo-moral)辩护(宣称别人有权决定要吸食什幺,或者禁毒行不通;藉口很多,不一而足),但掏空别人的储蓄,可就编不出什幺道德理由了。即便如此,卖家也急于推广公平交易的标準。有个人兜售「遭监听的」(sniffed)信用卡资讯(亦即从网路购物网站窃取的信用卡),替他的产品提供保险。八美元便可买到被窃盗的卡。如果买家愿意付十美元,而且在购买后八小时内就使用(一旦持卡人发现不对劲,会立即取消被盗取的信用卡),只要卡号失灵,他会再提供新卡。客户对这位卖家的评论很棒。有个家伙说道:「第一张卡没效,他就送了第二张卡。我没有唬烂,我从 Apple 直营店买了一支 iPhone 6!我一定会再光顾!」有趣的是,一旦有人质疑买家或卖家是否诚实时,他们都会大动肝火。「我要求换卡之后,就被叫做骗子。买了三张卡,只有一张能用。」某位顾客语带愤怒,抱怨别人称他为骗子,因为他只想购买被盗取的信用卡好好过活。

为何毒贩如此认真看待网路的客户服务,回到现实世界时服务却如此糟糕?原因是丝绸之路或演化市场这类暗网更像传统市场,而非网络经济。卖家会公开宣传,买家可自由比价。买卖双方皆能与市场的人交易,不仅只能与认识的人交易商品,因此「网络」(network)需求消失了──反过来说,老牌经销商不再具备优势。卖家被迫在价格、质量和客服方面更加认真和对手竞争,无法仅靠以前建立的关係便能经营下去。此外,新卖家进入市场相对容易,因为进入障碍(barrier to entry)极低。要批量购买毒品,不再需要与国际走私集团有挂勾,而且要卖毒品也不必在街头蹓跶或在夜店鬼混。像 Etsy 这样的网站协助业余珠宝商出售商品,使其不必耗费精力去市场摆摊。有了暗网,愿意冒险的人就能够用笔电开设贩毒企业。

老牌经销商仍然比新进卖家更有优势。新供应商通常必须先降价求售,直到建立足够的交易记录之后,才能说服别人他们不会捲比特币而逃。〔这种情况并非少见:网路供应商偶尔会「捲款诈骗」(exit scam),积攒数个订单资金之后没发货便人间蒸发。有了长期记录,客户便能安心,知道卖家搞诈骗划不来。〕[5]同理,没有购物记录的新客户通常得预先付款,等他们进行了一些交易之后才不用付订金。话虽如此,线上交易系统的本质是开放的,老牌经销商在实体世界享有的优势几乎不存在。暗网严重威胁到大型贩毒组织,因为成千上万的新卖家能够从中分食客源,如同优步让没有商业执照的驾驶从计程车公司抢走客户*9。

*9台湾的情况是,要成为计程车司机,除了要有汽车驾照,还必须考取职业小型汽车驾照并申请计程车执业登记证。然而,优步司机只要有汽车驾照便可上街揽客。

注释
[2] Global Drug Survey, 2014, at http://www.globaldrugsurvey.com/facts-figures/the-global-drug-survey-2014-findings.
[3] Judith Aldridge and David Décary-Hétu, “Not an ‘eBay for Drugs’: The Cryptomarket ‘Silk Road’ as a Paradigm Shifting Criminal Innovation,” Social Science Research Network, May 13, 2014, at http://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id=2436643.
[4] For an extreme version of this problem, consider the Honduran colonel trying to sell a piece of moon rock in Chapter 5. Finding a buyer was so difficult that he was forced to drop his asking price from $1 million to $10,000 and a refrigerated truck. There may well have been a buyer somewhere in the world who was willing to pay more% but how could he have identified that person?
[5] Sometimes the people carrying out successful “exit scams” even own up to it. A vendor called DataProV left the following message on his Evolution trading page in early 2015, shortly after pulling off an exit scam worth £34,900 ($52,000): “Huge apologies, Most of you it won’t effect. Some of you, it will. …Some for over £10,000! Peace out guys.”

相关推荐